叶嘉莹继承恩师顾随的衣钵, 终成一代词学大师

《顾随与叶嘉莹》一书中收录了顾随先生批改叶嘉莹诗词曲习作五十七首,从中我们也能略窥为师的才思与敬业。

《鹧鸪天》末句“几点流萤上树飞”,“上”字改为“绕”字,并注以“上字太猛,与萤不称,故易之”—这是一字之易。

《春游杂咏》之七“年年空送夕阳归”句,“年年”改为“晚来”,并注以“年年字与夕阳字冲突”—这是一词之易。

《寒假读诗偶得》“诗人原写世人情”一句,改为“眼前景物世间情”—这是一句之易。

有的改动可以看到是经过了反复的推敲,如《杨柳枝》之七“而今大似琅玡木,谁抚长条为泫然”二句,先说:“木字改树字何如?”后又建议:“末二句拟改作‘而今谁上琅玡道,为抚长条一泫然’。

叶嘉莹继承恩师顾随的衣钵, 终成一代词学大师

顾随批改叶嘉莹习作叶嘉莹言及老师为她批改作业的情形时说:“一般说来,先生对我之习作改动的地方并不多,但虽然即使只是一二字的更易,却往往可以给我极大的启发。

先生对遣辞用字的感受之敏锐,辨析之精微,可以说是对于学习任何文学体式之写作的人,都有极大的助益。

”除了斟酌文句之外,顾随先生更对弟子的诗心细加呵护。

如对套曲《仙吕赏花时》总评曰:“稳妥,有似明人之作。

欠当行者,以少生辣之味耳。

”对《临江仙·连日不乐夜读〈秋明集〉有作》词评曰:“是用意之作,但少自在之致耳。

”对《杨柳枝》八首之总评曰:“近作诗极见思致,但音节中稍欠和谐生动,不知作者以为何如耳?”对《初夏杂咏》四首之总评曰:“锤字坚实,想见工夫。

”对《忆萝月》词评曰:“太凄苦,青年人不宜如此。

”如此等等,足见顾随先生对这位才华横溢的弟子欣赏之至、呵护有加。

有时,师生之间还互相唱和。

1944年秋,叶嘉莹写了六首七言律诗,顾随先生发还时不仅一字未改,还附以六首和诗;叶嘉莹叠韵再和,顾随先生复作长句六章。

多年以后,叶嘉莹在文章中写道:“先生对我的师恩深厚,但因我年轻时的性格拘谨羞怯,很少独自去拜望先生,总是与同学一同去。

见到先生后,也总是静聆教诲,很少发言,我对先生的仰慕,只是偶然会写在诗词的作品中。

”五古《题季师手写诗稿册子》所叙写的便是叶嘉莹对顾随先生的诗与字的种种感受和内心真诚的仰慕:自得手佳编,吟诵忘朝夕。

吾师重锤炼,辞句诚精密。

想见酝酿时,经营非苟率。

旧瓶入新酒,出语雄且杰。

以此战诗坛,何止黄陈敌。

小楷更工妙,直与晋唐接。

气溢乌丝阑,卓荦见风骨。

人向字中看,诗从心底出。

淡宕风中兰,清严雪中柏。

挥洒既多姿,盘旋尤有力。

小语近人情,端厚如彭泽。

诲人亦谆谆,虽劳无倦色。

弟子愧凡夫,三年面墙壁。

仰此高山高,可瞻不可及。

叶嘉莹听顾随先生讲课,自1942年后即未间断,包括毕业以后已在中学任教之时。

那时顾随先生除了在辅仁大学担任唐宋诗的课程以外,还在中国大学教授词选和曲选,叶嘉莹经常骑车赶去两校旁听。

1947年初,弟子们要为老师五十周岁生日举行一场庆祝宴会,叶嘉莹受推撰写祝寿筹备会的通启:盖闻春回阆苑,庆南极之辉;诗咏閟宫,颂鲁侯之燕喜。

以故麦丘之祝,既载齐庭;寿人之章,亦播乐府。

诚以嘉时共乐,寿考同希。

此在常人,犹申祝典,况德业文章如我夫子羡季先生者乎。

先生存树人之志,任秉木之劳。

极精微之义理,赅中外之文章。

来源:http://www.huizhuantou.com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